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但管播种,莫问前程

行也禅,住也禅,语默动静体安然。

 
 
 

日志

 
 

妻子今天去成都  

2007-12-03 10:40:21|  分类: 我爱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婚十八年的妻子是编制外人物,难得有机会出远门,今天单位公差到成都,也算是平生以来最远一次出差,十一点钟温州机场的飞机,她九点在单位等车,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已有点哽咽,我装作没听出来,三天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她显然不习惯。

有些同学说,我的人生是不成功的,在物欲喧嚣的商业之都温州,至今仍一介布衣,一处陋室。但十八年一路走来,对夫妻双方的感情,也算且行且珍惜,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平生欣慰之处为数不多,这算其一吧!

记忆的帷幕一旦拉开,又把我带回到1987年,那是我完成四年大学生涯走出校门的第一年。

对于一个工作了二十年后还不谙世事的书生来说,二十年前的情形也能可想而知,在校时,七门八门认得,但掌管学生毕业去向大权的领导家门往哪开是未曾想过也不会知道的,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一个对口专业的当地毕业生使尽解数不去的分配指标,被一些人暗箱操作,把一个蒙在鼓里的我一路打发过去,理由似乎很充分:哪里来回哪里去。因为派遣单是到当地人事局的,没报到之前还一直以为不会太差。

习惯了不会防人的我,这辈子一直在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代价。

对于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而言,不管怎样还是要到单位报到的,似乎是当时唯一能走的路了。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职业学校,到镇上也要走大半天的泥泞路,文革时是改造“臭老九”的地方,冬天时寒风刮得特别的凄凉,不时有狗吠鸡鸣从邻近村落传来,人称“西伯利亚”。由于交通不便,当地村民信息也极闭塞,讲一个笑话,由于学校附近时有野狗出没,伤人之事难免发生,当地老爷爷为此抱怨:毛主席时代的狗怎么也会咬人?听了让我们抿着嘴想笑,哪可是1987、1988那个年头喽。

既来之,则安之,我以自己认真的工作态度和踏实的工作作风赢得了学校师生的普遍好感,但这个乱象丛生的单位终非我安身立命之处。工作不到半年,这里的校长和一个老师就因经济问题被检察机关起诉,继后又被批捕,整个学校纷繁复杂的勾心斗角全部表面化,就算老师之间平常的串串门,都会有人给你的立场排队归类。就这样呆了近二年,想想继续这样下去终非究竟,唯一改变命运之路就是考研,但刚调来的校长不给我这个机会,万一你走了,这个坑没人填啊,后来通过关系,校领导总算勉强答应,但是满口政策,且只给我一次机会,并且不能转专业考,别无它法,我只好答应。就在我埋头备考试图跳出这山沟时,我在老家的妈妈托人捎来书信,叫我去见一个对象,她,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此是后话。

 不像现在儿大不由娘,那个时候,到了一定年纪的儿女嫁娶,是农村父母心头上的头等心事,因为想考研,所以我就编理由躲避了几次,但终究不忍心老母亲一次次跋山涉水过来,我还是跟着回家去相亲了。

具体细节就不在这里说了,只举其中一点,在初次见面时,我就对她说,我家里经济情况不太好,她说没事,我还说我不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没多少能耐,又是一个穷的教书匠(那时教师待遇很低,月工资200多),收入不高,如果跟我走在一起,以后经济可能会比较拮据,在感情深厚之前,我希望她先斟酌清楚,那个时候我们这里的经济已经起步,出现了许多富裕人家,她仍然说没事,只是叫我要对她好,以后受苦受难都心甘情愿,大不了人家吃干的我们喝稀的,就是一起要饭也愿意.叫我莫为之担心。

    和她接触才半年多,考研的结果出来了,也算天遂人愿,我以当年厦门大学那个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复试,我知道我被录取的机会已非常大。接下去的问题就要思量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户籍是一个非常大的坎,跟农村户口的她结合,由此而来的诸多不便(比如孩子户口、就学、房子、农转非、她的工作等),都不是我能解决的,我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书生,没多少活动能力。

    她父母那边又是从另一角度考虑的.现在已不在的老岳父曾是民国时的高中生,在家乡小地方算是知识分子,常有意无意地对她说,你们还是去领结婚证吧?她叔叔见到我时也常常提及,其中之担心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她倒没说什么,只是对我好,每次要出门,几天不见,她总会泪眼朦胧的舍不得。为了不给她内心带来伤害,我毅然在读研之前领了结婚证,我想通过对自己狠一点的方式斩断自己在情感上可能会产生的犹豫,以不负她对我的一片深情,尽管我们相识不算太长。

   刚结婚的时候,分担了一万多的债务,对于89年那个时候的大多数家庭来说,已不是一笔小数目,她也没多说话,只是咬着牙,眼眶里含着泪,毅然而又默默地把它承担下来。要知道我要去读三年书,这批债务是全部压在她肩上的。

婚后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在经济或生活其它方面抱怨过什么,只是知足、善良、乐观地生活着,她把我当成她生命的中心,因我乐而乐,因我忧而忧。那时农村没空调,三九天特别冷,我晚上习惯看几本案头书,她一般会坐在旁边找着做点事来陪我,或把自己睡热捂暖的被窝让给我,自己腾挪到冷的那一边,把我刚入睡时冷冷的身躯拥抱入怀,不管我的手脚在三九寒天里被冻得多么的冰凉。世上有情人型的妻子,也有母亲型的,她,大概是属于典型的母亲型那一类吧。

也主要因为她的因素,抛开很多相当不错的就业机会,研究生毕业以后我直接来到了离台州老家(准确地说离她)较近的温州,在一个省级研究所工作,没曾想到,福慧不够的我,从此又开始另一轮难以回首的十二年。

妻子常常把我的不得志(姑且这样说吧)归因于她,觉得愧欠我很多,是她把我绑住了,绑住了我的生活,绑住了我的事业,羁绊了我前进的空间和个人理想的实现,无论你怎么解释都不能稀释她的心结,多么善良的妻子,总是为别人考虑,此生有她作伴,也算是仁慈上苍对我的垂青眷顾。

已是上午十一点,妻子来电告知到成都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接下去的这二天,从终日喧嚣的东海之滨,到风景荟萃的天府之都,又多了一份跨越时空的思念,那是一份生命的连线和牵挂。

 

  评论这张
 
阅读(642)| 评论(20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