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但管播种,莫问前程

行也禅,住也禅,语默动静体安然。

 
 
 

日志

 
 

三亚印象(1)-----天涯海角  

2011-12-01 15:44:02|  分类: 亲山乐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碧海连天远,琼崖尽是春“,对于许多人,到海南去旅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那里四季如春,那里花海无尽,更有那椰林、珊瑚和浓郁的黎族风情,莫不让人流连忘返。但对于我,对于大半生与海为伴的我来说,它更像是另一方江南的翻版,只是冬天不冷、只是碧海更蓝,也许阳光更好......

海南最吸引我的,是因为它有天涯、有海角,多少次,曾经梦想在那里,在纯净的天之涯海之角,它无言,我也不语,只静静地坐在它穿空的巨石上,听椰涛阵阵,看白帆过远,碧波荡漾,阳光正好。

海南印象 - 山水悠游 - 山水悠游的博客

在过去,远离帝京,孤悬海外的天涯,是边陲蛮荒的代名词,是谪居罪臣的流放处,最为人知的大约算苏东坡了,他在62岁那年还拖着垂暮之躯被贬到这所谓的南蛮之极地。世事如棋,如今,清风拂面,站在亚龙湾绵延细嫩的沙滩上:感叹如今以戴罪之身如能也被流放到这繁花锦绣地,却遂“面朝南海,春暖花开”之愿,那也是前世造化。同行笑我:你想得真美,把你贬到南极或漠河还差不多,你看整个三亚湾,五星级酒店鳞次栉比,连那天赐的沙滩,地造的椰林,都已无钱莫入,已然成为富人权贵争相割据、趋之若鹜的后花园。

想想也是,世事终是无常,“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只是兴衰荣辱,乾坤颠倒,谁能说得清楚。

宗白华先生在《美学散步》中无限留恋地回顾了这样一个时代:“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王羲之父子的字、顾恺之和陆探微的画,戴逵和戴颙的雕塑,嵇康的广陵散,曹植、阮籍、陶潜、谢灵运、鲍照、谢朓的诗,郦道元、杨衒之的写景文,云冈、龙门壮伟的造像,洛阳闳丽的寺院,无不光芒万丈,前无古人”。然而也就是这让人无限流连的年代,生可以和陶潜同世,精神最自由;活却要与乱世为伍,肉体最苦痛。

江月依旧,红尘不老,鱼和熊掌,难以两全,所以有满满的挣扎。法国记录片大师雅各在《迁徙的鸟》中有句发人深思的话:人总是在改变,而鸟儿却从来不改变,它们对于飞翔是如此的执着,对自由是如此的渴望,他们不管不顾地飞越高山,飞过大海。只是我也想,在飞鸟的世界里,它们会如我们说的圆满吗?“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是一只鸟“,身处娑婆,都难究竟。

记得苏东坡有一受“乌台诗案”牵连的好友王巩,被南贬岭南宾州时,其歌伎柔奴毅然随行,1083年王巩北归,与苏东坡劫后重逢,席间请出柔奴为东坡劝酒。东坡问及岭南生活的酸甜苦辣,柔奴答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欲得故乡,心安为先。也许,这次海南之行,对我来说重要的不是看到美丽的亚热带风光,也不是来到梦寐以到的天涯海角,而是情感,在一生当中,人会经历很多事,只要涉及情感,便有积淀,遂成回忆。

海南印象 - 山水悠游 - 山水悠游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